位置:首页>新闻中心>公司动态

公司动态

长江汽车扎实推进打造中国新能源汽车典范——专访长江汽车董事长 曹忠

编辑:管理员 发布时间:2017-01-24 游览次数:553

新能源汽车的发展将经历四个阶段,目前只是第一阶段(向传统汽车学习和新能源汽车创新的阶段),我们要尊重和敬畏传统汽车,130多年汽车发展史造就了传统汽车成为完美的机械产品。未来的10-15年,全球汽车格局将发生巨大的变化,新能源汽车带来的发展窗口将让中国企业跻身全球前十强。长江汽车根据这一目标和愿景正埋头苦干,研发自主核心技术,建设完整产业链条。

长江汽车位于中国民营经济最为发达的长三角地区,G20峰会的巨大成功不但使杭州迅速跻身国内一线城市行列,更是让长江汽车凭借G20核心区唯一纯电动用车提供商成为中国汽车的热点话题。长江汽车是什么?为何能够成为唯一进入G20核心区的纯电动汽车?长江汽车如何看待未来的新能源汽车市场。带着这些问题,1020日,《环球》杂志专访了长江汽车董事长曹忠先生。

 

《环球》杂志:之前业界对于长江汽车非常的陌生,第二张新能源牌照是外界对于长江汽车的初印象,这次G20峰会是一个很大的冲击,您能介绍一下为何短短的数月时间,长江汽车就能从一个刚拿到牌照的新生儿转身成为G20核心区的唯一纯电动汽车提供商?长江汽车到底是怎样一家企业?

曹忠:新能源汽车没有快捷方式,正向开发、扎实推进,少犯错误,少走弯路,但绝对不可能少走几步。长江汽车不是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我们潜心造车已经进入第六个年头。世界汽车经过130多年的发展,作为机械产品已经做到了足够的完美,中国传统汽车产业虽然有了长足的进步,但与世界一流产品的鸿沟是无法抹平的。由技术进步带来的世界汽车产业革命为中国汽车工业提供了全新的发展机遇窗口。随着技术的变革,汽车正在由机械产品向电气产品转变,我们正是看到了这种机遇,所以才义无反顾地投身纯电动汽车产业。替代传统汽车三大核心部件(发动机、变速箱、底盘)的电气核心技术是纯电动汽车产业的基础,从2011年开始,我们就把解决电气核心技术作为第一要务,建立完全属于自己的动力电池厂、核心技术工厂、整车工厂,到今天,长江汽车已经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核心零部件技术包括电池、电机和整车控制器,拥有完整四大工艺的整车工厂,拥有完整的产业链。正是基于过去六年的扎实、稳健和努力,我们才能成为真正意义上的第一家拥有新能源汽车牌照的企业。也正是基于此,我们才能够为G20提供安全、稳定、足以保障峰会顺利运行的核心区纯电动运营车辆。整个G20期间,长江的纯电动汽车总行驶里程超过10万公里,真正做到了零故障、零失误。这些都源于我们对于纯电动汽车技术的不断追求和苛刻要求。正是有了之前六年的潜心造车,不被外界诱惑所左右,才有了G20峰会纯电动用车的顺利保障。

《环球》杂志:对于新能源汽车,今年一个绕不开的话题就是“骗补”,作为从业者,您如何看待这一现象?长江汽车又如何看待新能源的后市发展呢?

曹忠:补贴应该直接补给消费者,促使企业生产出更具竞争力的产品,给消费者更多更好的选择。我们是2011年的时候进入这个行业的,我们当时根本没有补贴的概念,我们的目的就是制造属于中国的纯电动汽车,我们认为在新能源汽车这个领域,中国汽车企业是有机会与全球汽车共同竞争并且有机会实现超越的。未来的10-15年,中国的新能源企业一定能够跻身全球汽车企业的前列,长江汽车就是根据这一目标和愿景在按部就班的努力中。

我们认为新能源汽车的发展有四个阶段,现在新能源的市场份额在1%左右,在5%以下的时候,新能源汽车都处于初级阶段,这是一个向传统汽车企业学习和创新的阶段,不要谈什么颠覆,更多是敬畏,是要学习传统汽车企业对于安全、对于质量控制、对于车身设计的精益求精;第二个阶段是当新能源市场份额达到20%的时候,这个阶段我们定义为传统汽车市场的补充,也就是成长期;第三个阶段,新能源市场份额达到40%,与传统汽车市场形成并行与竞争的关系;第四个阶段就是当新能源市场份额超过50%,这个时候新能源汽车将超过传统汽车,传统汽车将逐步退出市场。我们看到欧洲很多国家都已经制定了传统汽车退出时间表。所以,新能源汽车的未来是肯定的,需要的是我们扎实的工作,将基础打牢,不要好高骛远,要在学习传统汽车的基础上进行创新。

《环球》杂志:您刚才提到了新能源汽车的四个阶段,您是根据什么做出这样的判断?

曹忠:技术革命带来产业革命,电动车产业为中国汽车提供了千载难逢的机遇期。研究世界产业革命我们可以看到一个有趣的现象,每一次能源的变革都会带了世界格局的改变。中国汽车工业经过60年的发展取得了长足进步,但是与世界一流水平相比这种差距根本无法抹平。难道中国汽车工业就没有未来了吗?不是的,我们认为,新的能源革命为中国汽车工业提供了千载难逢的机遇期。未来的10-15年将是新能源汽车快速发展并且逐步取代传统汽车的过程,中国也必定会产生世界级的新能源汽车企业。中国是世界第一的汽车大国,但不是汽车强国,在汽车电气化背景下,中国企业与世界企业之间并没有巨大的差距,双方是在同一起跑在线,甚至世界级汽车企业受制于传统汽车庞大的固定资产和投入,无法实现快速转身,所以我们才能看到现阶段世界级企业都在推行混合动力,这是受限于企业的实际财务状况无法承受巨大的资产减值所决定的。新的中国汽车企业尤其是新能源汽车企业则没有这种负担,可以直接从电动车切入,用电气化来直接定义新能源汽车。正是基于这种认识,我们提出了新能源汽车发展的四个阶段。

《环球》杂志:您提到了对于传统汽车要怀着敬畏之心,那您如何看待与传统汽车的竞争?长江汽车的优势是什么?

曹忠:研发务实稳健、技术关键突破、质量严格管控。新能源汽车是没有快捷方式的,之前已经谈到过,我们已经做了6年,做了几百万次各种实验和验证,举个例子,发改委、工信部对于新能源汽车资质准入有一个标准是需要企业提供三年的研发、实验数据,如果没有长期的目标、扎实的作风、多年的积累,怎么可能立足。我们要充分尊重汽车产业的自然规律,要像传统汽车企业学习,学习传统汽车产品的安全性、稳定性,这就要求我们在研发上务实稳健,通过大量的实验来实现关键技术的突破,通过严格的产质量量管理提高产品的可靠性。这些都是市场竞争的基本要素也是长江汽车正在做的事情。

前国务院副总理李岚清同志对长江汽车的发展寄予厚望,李岚清同志在今年5月视察长江汽车时说:看了你们的企业,了解了你们的技术,长江汽车有可能成为中国电动车技术领先的企业。我看过很多生产电动汽车的企业,到目前为止,真正意义上的电动汽车,就是你们这里。我很有信心,在未来的国际竞争中,长江汽车有可能成为未来国际电动车市场上的一个中国品牌。

《环球》杂志:听得出来,您对于纯电动汽车的未来充满信心,这次G20峰会,长江汽车参与其中给您和企业带来的收获是什么?

曹忠:产品的背后是多年的积累和扎实的作风。众所周知G20峰会的重要性,长江汽车能够出现在这样的场合让所有长江汽车人倍感自豪。在峰会核心区,能够进入的中国汽车品牌只有两个,一个是红旗轿车,另外一个就是长江汽车,这是属于中国汽车人的骄傲。红旗轿车代表了中国汽车在传统汽车领域的最高水平,是民族汽车工业的象征,长江汽车能够名列其中,代表中国新能源汽车出现在峰会的核心区,这不仅是长江汽车的荣誉,更是属于所有中国新能源汽车人的骄傲。

《环球》杂志:最后一个问题,长江汽车与香港李嘉诚先生的长江集团有关系吗?坊间一直流传着这样的传闻。

曹忠:其实这只是一种巧合,我们的股东是中信集团、中华创新基金与公司核心管理层,李嘉诚先生也在公司成长过程中给予了支持。之所以叫长江汽车,是因为我们重组杭州长江客车有限公司时,当时的汽车品牌就叫“长江”,我们认为“长江”代表着中国,这一品牌能够很好的体现我们的造车初衷和未来愿景,所以我们沿用了这一品牌名称。